栗子酱

沉迷源氏不可自拔

带卡丨偶尔喝断片做出什么事情也是可以被原谅的吧

道理我都懂但是.._:(´_`」 ∠):_ …:

*愚人节限定


*然而谁愚谁还不一定


*完全不涉及战争的傻白甜木叶设定












带土走进烤肉店的时候,靠门那桌所有人的头都齐刷刷地转向了他。


非常明显的,每个人的眼神都带着微妙的谴责意味。


带土认真回想了一下最近的日常,在确定了自己只是扶过几个摔倒的老太太后稍微安心了点。


“卡卡西老师真是惨啊,今天还要外出任务。”带土敢打赌,鸣人说这话是冲着自己的。


“是啊,是啊,明明走路都很困难了,还要勉强自己外出任务。”小樱摇摇头。


“听说接的还是S级的任务呢。”佐助哼了一声。


卡卡西今天有S级的任务带土是知道的,所以昨晚上忍们的活动也没叫上卡卡西。只是,卡卡西怎么就惨了?虽说S级的任务很难,不过对于卡卡西这种十二岁就成为上忍的天才来说,也仅仅算是“稍微有点麻烦”的级别才对。


“卡卡西怎么了?”带土问。


“果然带土老师不知道啊。”井野的语气已经带上了非常明显的谴责意味了。


“总觉得……总觉得……卡卡西老师好可怜……”雏田完全不敢对上带土的眼睛,磕磕绊绊地把话说完了。


“喂喂,你们这些家伙,卡卡西老师说过要对带土老师保密了吧。”鹿丸夹起一块烤肉。


“所以……卡卡西到底怎么了?”带土昨晚和村里的上忍们喝酒到深夜,今天起床的时候基本都是中午了,卡卡西可是一大早就为了任务奔波去了。


“但是,带土老师什么都不知道的话,卡卡西老师未免也太可怜了吧。”无视了带土的小樱,坚定地表明了站在自家老师这边的立场。


“嘛,毕竟是带土老师喝断片了,不知道也很正常。”丁次一边大口吃着烤肉,一边含糊不清地说着。


“我可是觉得相当过分。昨晚老师们都去喝酒了吧,可是喝断片之后还做出那种事情的,可是只有带土老师哦。”井野难得和小樱统一了战线。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成年人的借口吧,喝断片什么的。”志乃做了个简短的总结。


“卡卡西怎么了?”带土再次提问。


很遗憾的是,没有人打算回答带土的问题。


“我今早有看到卡卡西老师,十分勉强地走出村,昨晚肯定够呛的啊。”


“我也有看到卡卡西老师!感觉老师从没有看上去那么虚弱过。”


“今天的S级任务没问题吗?”


“还不是都怪带土老师啊。”


“我怎么了?”带土听了这半天也没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


“不是说了不能告诉带土老师吗?卡卡西老师可是说了让我们不要为难带土老师的话吧?”


“喝断片的人真的有这么可怕?”


“你肯定没接触过喝断片的人,那真是相当的可怕!”


“比如?随随便便就吐别人一身?”


“那都不值得说了,比这种事情要可怕一百倍。”


比被别人吐一身还可怕一百倍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带土感觉自己的关注点有点偏了。


“卡卡西老师真是可怜啊……”所有人在一起感叹完这一声后又一次齐刷刷地看向了带土。


“就算你们这么说,卡卡西他怎么了?”带土还是想弄清楚情况。


然而下忍们已经把注意力又集中向了烤肉,没有人再理会带土。


 


要弄清楚昨晚喝断片的事情——实际上带土并不认为昨晚自己喝断片了,他十分清醒地回到了家里,还记得锁上了门。而且卡卡西昨晚没有出现在上忍们的狂欢会上,即便带土喝断片了,别人也不会想到找看起来和带土八字不合总是争吵不断的卡卡西来帮忙才对——知道真相的人只能是昨晚一起喝酒的上忍们了。


“卡卡西的情况吗……”凯一反常态看起来有些忧郁,“你已经知道了吗?”


“本来卡卡西是打算瞒住你的,不过你也不要担心,卡卡西不会怪你的。”红一边咬着丸子一边说。


“当然,我们也不会责怪你的,说起来我们也有责任,让卡卡西一个人面对喝断片的你。”阿斯玛面色凝重地拿起另一串丸子。


“我昨晚没喝断片吧……”带土开始有点动摇了。


“你可要想好怎么对卡卡西前辈负责,说不定会有阴影了吧。”连大和也在这里。


“我当然会好好负责……不是,我要负什么责?”带土还是相当茫然。


“带土你不是知道了么?昨晚的事情。”红惊讶地捂住了嘴,“难道你还不知道?哎呀,卡卡西还拜托我们别告诉你。真是……”


“不愧是我一生的对手,哪怕遭遇了这么可怕的事情,也还是为了怕同伴尴尬一个人背负了所有啊。”凯的脸上已经出现了宽面条泪。


“喂喂,我说,你们再这么说下去,我真的会觉得自己做过什么哦。”带土摊了摊手。


“是已经做过什么了。”上忍们异口同声道。


“不过平时真是看不出来带土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阿斯玛已经吃完了丸子,咬着签子说道,“如果知道的话,也不会让卡卡西来送他了。”


“卡卡西昨晚来过?”带土总算抓住了一个信息。


“何止是来过,昨天可是卡卡西送你回家的,没想到你居然……”


“我居然?”


“算了,我说不下去了。”


“请……说下去啊!”带土已经有自己出村找到卡卡西看看那家伙到底怎么了的冲动了。


“大家都是男人,这件事就算了吧,卡卡西自己也不打算追究吧?”凯摸了摸下巴。


“正因为都是男人才相当有问题吧。”大和不赞同地说。


“不对吧,”带土皱了皱眉,“这种事情卡卡西为什么要追究我的责任?还是跟你们说的?”


“带土你……”


“你竟然是这种人吗?不,你真的明白了你昨晚做过什么事情了吗?”


“虽然我记忆中完全没有做过什么,但是我大概明白你们的意思了。”带土说道。


“你觉得这种事情发生了,你不需要负责么?!”在场的几个上忍都惊恐地瞪大了眼。


“很正常吧……那种事情的话……”


“喂喂,今天开始让村里的男孩子们都离带土远点吧。”红打断了带土的话。


“我回去就给班里的大家说一下。”


等……等等?!


 


不出半天时间,带土品性有问题的传闻已经遍布了木叶的角角落落,连平日受过带土帮助的老奶奶们都纷纷表示有了危机感。


所以……我真的一点都不重口啊!


然而带土的呼声自然不会有人注意。


似乎所有人都知道了那件带土喝断片之后干的事情了,除了带土。


似乎所有人都在今天早上见过虚弱的卡卡西了,除了带土。


似乎所有人都能看出遮着大半张脸的卡卡西今天脸色不好,除了带土……今天带土根本就没见过卡卡西。


无论带土今天走到哪里,都能听见别人在讨论他喝断片的事情,然而都语焉不详,导致他现在也没能明白他昨晚到底有多过分。


 


总算这样的日子在太阳快落山的时候迎来了结尾点。


“卡卡西任务回来了哦。”阿斯玛专程跑来通告带土,“正在丸子店哦,大家都在。”


“已经回来了啊……不,你专程来找我说这件事?”带土有些疑惑。


“当然的吧,你不是要向卡卡西道歉吗?”阿斯玛理所当然道。


“不,我还没想好道歉的内容。”应该说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要道歉。


“反正大家都在丸子店等着的,你就过去吧。”


带土虽然不是很想再去直面谴责的目光,却又不得不去确定一下卡卡西好好地回来了。


“好慢啊,带土老师。”之前的烤肉组也挤到了这家小小的丸子店里。


带土很快将视线锁定在那个银发上忍的身上,然后微微松了口气,和平时一样正有些无奈地笑着和身旁的人说着什么。


“卡卡西老师,带土老师来向你道歉了哦。”不知道谁大声地说了一句,这让所有人都转过头来看向了带土。


“道歉?”卡卡西有些疑惑地看向自己的学生和同僚们。


“对啊对啊,虽然卡卡西老师打算不追究带土老师,但是我们完全看不下去,所以告诉了带土老师。”小樱一边说着一边向卡卡西挤眉弄眼。


卡卡西看了看一屋子人隐忍着的不怀好意的表情,以及自己学生的神情,差不多明白了带土大概是被联合起来整蛊了。不过……


带土已经走了过来,挤开了围在卡卡西身边的学生,“卡卡西,我……”


“愚人节快乐!”四周的人已经忍耐不住了,还没等带土说出口的时候,就笑做一团了。


“……还没让你有走路都困难的经历吧,我可是一直很有分寸的哦?”


……


一片死寂。


“诶?!!!”


众人爆发出的惊叫差点掀翻了丸子店的屋顶。


带土很自然地坐在了卡卡西身旁,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虽然也不是刻意隐瞒,不过趁着这个时候正好能说明一下,比你们说的那种事情更糟糕的事情我都已经负起责了。”


“这才是愚人节的玩笑吧?!!”


“这句话后面是不是还少了一个‘骗你们的’!!!”




=fin=




这是一个愚人反被愚的故事。

评论

热度(722)

  1. 夜幕降临xx不足初夏知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