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酱

沉迷源氏不可自拔

论无恶不作

矜泽。:

大概是个观后有感?

无恶不作昨天刚发的时候我就看了

刚刚再逛tag的时候发现有好多姑娘说没看懂单纯的觉得小天使死了所以虐

但在个人看来实际上整篇下来唯一的虐点在于酒吞的后知后觉

对于茨木来说他实际上完成了所有他想做的事

酒吞好酒 他便潜伏于人世整整三月 只为了帮其拿着那剔骨佳酿

酒吞想要抛却他 他便装作什么都不懂 真真去完成那荒唐的指令 最终以百人之右臂换得一个继续呆在他身边的机会

酒吞骂他痴傻 他便去世间学艺 四处请教 虽并不是样样精通 但至少也是花了大把的时间与精力在里头的 作为一介恶鬼却是这般 从古至今大概也是没有的

后来酒吞沉迷于红叶 他便设计让酒吞以为是自己吃了他 只为了让酒吞从那一番沉醉之中清醒过来 为此宁肯自己遭受牢狱之灾

在被囚禁的时候 酒吞说他心向明月 唯独那天上的月亮与世间的美酒才能常伴于他

在我看来那大抵不过是一句气话但他却是当了真

天上的明月是独有那一轮的 但是世间的美酒却是酿不尽的

为了能长长久久的陪伴在酒吞身边 他选择了去做一坛佳酿

若是美酒的话酒吞就没有理由再嫌他了

因再也不能开口了 所以安安静静的 不会烦着他

由他这样的大妖削肉剔骨酿出来的酒想必一定是好喝的不得了 大约就算是酒吞这般喝惯了神酒的家伙也挑不出刺来吧

更何况【妖力美酒绵绵不断】

意味着他能作为一坛酒陪伴着酒吞直到他不再喝酒的那一天

哪里还找得着这样的两全之事呢

所以他又设计

他曾说【吾友啊 我愿得此刀 伴于身侧 若挚友你挥刀杀我 我便自认是真的了你爱慕 可以瞑目了】

所以他化作丑陋的鬼女 与酒吞结为夫妻 与酒吞渡过了一般洞房花烛之后 笑着让酒吞砍下了他的头颅

那可是被他用全身心爱着的鬼王呀 被砍下头颅可就意味着得了酒吞的爱慕 他怎能不笑呢

【吾心悦你 愿将一切献于你啊】

他曾这么说到 然他也确确实实这番做了

毕竟他只是想与他生生世世啊

就算是到了生命最终的时刻 他满脑子里想的也还都是酒吞

论情 怕是不会再有人像他这般爱着 恋着酒吞

论痴 怕是不会再有人像他这般顺着 惯着酒吞

论恶 怕是不会再有人像他这般 伤的酒吞这么深

自始至终 他的恶都只为了酒吞一人

茨木 红叶 还有晴明 他们的爱当中都带着一分绝望

但爱到了绝望是什么呢

终归还是爱的呀

————————————————————————

再来说说酒吞吧

酒吞一直在尝试着教茨木忘情

他说茨木向他讨亲情讨友情讨慕情

他说茨木【一日也不曾断情 一日也不曾无心】

他说他【你早晚会悔不当初】

但他忘了当初的他对于红叶的又何必不是情

不然他又怎会在听到茨木说将红叶吃了的时候如此愤怒 以至于理智全失

但他忘了茨木就连食人也都是少有的

更何况在我看来他对茨木也不是没有情的

毕竟他是如此的信着茨木

只是他在怕

茨木的情太过浓厚 他怕遭受不住那生生世世

但最终还是被茨木得逞了

不仅仅是那坛永远也都饮不尽的酒

他所做的这一切都让酒吞此生此世无法相忘于他

更何况【鬼生漫漫永无止尽】

他总道茨木痴傻 但他又何尝不是呢

最后酒吞抱着那坛酒又哭又笑地大骂茨木是恶鬼时 大约他是在怨吧

怨茨木在他心头重重地划下一笔之后又独留他一人于这孤独的世上

悔不当初

————————————————————————

他年君曾赠我一环铜铃 今日我便还君一坛酒 也勉强称得上是公平二字啊
————————————————————————

【评论里各位的观点也很好啊 有看官愿意移步评论看一看的话一定会发现更多东西的】



一边写论文一边写这个 拖拖拉拉了十几个小时 从昨天下午一直到现在快凌晨四点 到最后已经不知道在写些什么了 所有的都只是个人观点 如有带来不快 还请多多谅解 (不知道该不该带tag 如是不该的话还请各位指出)

评论

热度(126)

  1. 栗子酱矜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