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酱

沉迷源氏不可自拔

【无授权转载】不是人也不是神,为什么我不能接受699与700的鸣人?

-ALLHAILSN-:

不是人也不是神——为什么我无法接受699与700的鸣人?


因为是连载漫画的缘故,火影里所有角色的塑造都与初期设定有一定的偏离。我觉得里头特别明显的就是鸣人,一开始的时候,岸本只是想把鸣人当一个普通的,想要当英雄的小鬼来描写的,但是随着场面的变大,他开始发现,“英雄”只能解决尘世中的小部分问题,但是他又懒得去想那些互相牵制的政治情节,所以为了方便,他决定暴力解决火影中的所有问题——他打算让鸣人当神。


如果提到神,就一定要提到火影里岸本“神”的化身——鼬。


宇智波鼬是那种活在精神世界而非现实世界的人。其实放到三次元,他就是个哲学家。可惜在火影里,他就只能成为一个疯子,或者更多人称呼他为“鼬神”。我相信,如果你问他火车问题,他能毫不犹豫选择为了救五个人,立刻扭动扳手,把车引导只有一个小男孩的另一条线路的人。如果那个小男孩是他不认识的人,他顶多就是口头抱歉一下,但内心深处他恐怕完全不觉得自己有错。但是这次,他玩脱了,他撞死了自己弟弟。所以鼬才真正思考自己的想法到底多么欠考虑。


但其实,我觉得鼬的内心深处,他不觉得自己错了,他甚至期望能把佐助塑造成和自己一样的“神”——无私到自私,所以他会希望佐助不要找木叶麻烦。他要佐助“解脱”,其实是他自己想要从“撞死了那个小男孩儿”的罪恶感中解脱出来。


从这个角度上来讲,鼬其实不是神,他就是一个“坏掉的人”。他自己坏掉就算了,他还希望自己弟弟和自己一样“坏掉”,当他发现他玩不坏他弟弟,他就去找另一个人帮忙——漩涡鸣人。


和一开始就站在一个高度的鼬不同,鸣人真的是作为一个傻瓜存在。他根本就不会想很多事情,但是他有野兽的本能。他知道谁对我好,谁对我不好,坏人我要张口骂,好人我就要知恩图报。鸣人后来会坚持不放弃佐助,和当年佐助为救他差点死掉密不可分。


但是鸣人不是鼬,他比鼬更像一个人。在鸣人眼里,在身为忍者之前,他是一个人。


所以他不管任务到底怎么样,他会冲进白的陷阱里和佐助一同遇险。所以,他会在白死后,无视双方敌对身份,冲着再不斩说“他喜欢你。”。所以,对战我爱罗他被打得遍体鳞伤也要爬到我爱罗面前说“我知道你的痛,但是我也必须保护我的同伴”。所以,在佐助已经打穿他的肺,明显已经决定对自己下杀手的时候,他也只是往护额上画个口子。


他是个人,所以他想理解别人,他要别人理解他,因为他是一个人,所以他下不了手。


所以他说他要走自己的忍道,所以他说他要做一辈子的傻瓜,所以他说他会改变日向家。


他是个人,充满血性,充满人性,他知道世间存有黑暗,但是他依然保持自己的善良天真和可爱。


我喜欢698之前的鸣人,因为他即使面对世界的不公,他依然愿意做一个相信这个世界的美好,并且愿意亲身实践的人。他坚持自己的忍道,如果对的,就一定要坚持自己的道路,如果错的,那他就会去改变。


但是岸本觉得不够,他说,火影要有神,鼬没了,那让我把鸣人塑造成神。


鸣人被嘲讽为教主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岸本与其说是把鸣人当做一个政治家来培养,不如说是按照一个宗教领袖来培养——岸本想要的效果从来并非”说服”,而是救赎。


在《谈宗教》艺术中,作者Alain De Botton认为,宗教能够高高在上,俯视人类,因为其对于人类的基本设定就是:人类不过是个孩子,会闯祸,会调皮捣蛋,易受伤也能伤及无辜,心灵脆弱,渴望爱护,自视甚高,有顽固惰性,记忆不佳,他需要引导,而且是支持以恒,不断重复的引导。


因此,神可以原谅一切,谁会和一个因为要不到糖而大声哭泣的孩子一直闹别扭呢?


当你极度悲伤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冲出来告诉你:“你可以悲伤,我曾经悲伤过,很多人曾经悲伤过,但让我们相信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我们的悲伤不是没有意义,那股力量会注视着我们,保护着我们不受到更加大的伤害,而我就是那股力量的代言人。”你什么感觉?


你如果正常会觉得那个人是疯子,但你如果真的绝望,那渴望生存的本能,会让你下意识的去依赖那个人。


这就是岸本想要的效果,带土和长门都是绝望的人,他们想死,但是却悲剧的活了下来,想着活下来了就应该有存在的意义,但是却越想越觉得活着没有意思。但他们又觉得自己不能这么死了,所以他们一边让别人死,一边在想还有没有其他的方法救他们?


我觉得他们知道自己的做法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如果他们真的觉得自己是“正确”的,那长门和带土完全可以秽土转生佩恩和琳,让复活后的朋友与爱人一起享受“美丽新世界”。但是他们没有,因为他们内心深处知道自己是错的——毁灭一切违反人类想要发展前进的道路的本能,他们只会被自己的男神和女神骂的狗血淋头。


然后鸣人出来了,带着宗教首领的模样登场。


他们选择相信鸣人。


其实人类很脆弱,很多关于“智慧”关于“存在”关于“正义”的等等问题,如果深究,都会发现根本经受不住推敲。人类愿意相信明明之中必定有神(预言之子),我们自己给自己定下某种普世不变的道德伦理,几乎是处于一种自发性的信仰让我们相信写在纸上的文字。哪怕所谓科学,所谓GCZY,其实也不过是“神”的变体。人类相信,冥冥之中总有一种东西会“正确”地引领自己走向一个光明的未来。


而这一切,其实不过是人类害怕自身的脆弱性与善变性玷污了自己生存的意义而进行的逃避。


有些人信神,因为那是信仰,是心灵的港湾,是坚持人性本善的执着与坚定。而更多人信神,因为他们放弃了思考,他们在找一个自己能认同的,可能是正确的,能够代替自己思考的东西去相信。


因为不想承认自己的脆弱性,所以几乎每个被抬上神坛的宗教领袖有着悲惨的身世,仿佛在暗示着,因为他们原谅了一切,接受了一切,所以信仰他们的人,也能从绝望与苦难中逃离出来。


《圣经.约伯记》中,约伯一夕之间从安康富庶坠入家破人亡,他愤怒难平,信仰动摇,最后耶和华亲自出马,告诫他“人对身外万类,上帝之道一无所知,又怎能叫嚣支配命运的筹码呢?”


这是宗教故事里最常见的方法,用宇宙的宏大与个人的渺小来告诫人类应该乐天知命,珍惜当下,对当下的生活心怀感激。接下来就是——你爱信信,不信?要么死,要么滚。


上头的故事有没有让你想起鸣人的故事?


到了后期,岸本所塑造的已经不是一个政治家,甚至不是一个英雄,他在塑造一个神。他让鸣人一出生就是孤儿,让他明白孤独;他创造伊鲁卡,让鸣人明白爱能拯救绝望;他杀死自来也,让鸣人懂得失去的痛苦;然后他让鸣人成为四代的孩子,给与一个鸣人必须“原谅”一切的理由(因为他是火影的儿子,火影为村子牺牲了一切,所以你也要学会牺牲);他让鸣人成为一个“别人扇你左脸,你要把右脸也递上去给人扇”的人。


他要用宗教去处理人性的偏执的问题,他要用宗教解决人与人之间的不宽容的问题。


可惜读者没有买账,因为火影呈现给我们的问题,根本不是用宗教可以解决的——比如原谅木叶。佐助和鸣人都没有“原谅木叶”的资格,因为木叶从来没有觉得自己错过。


岸本可以让木叶意识到自己“错了”,他完全可以设计一个情节,比如“小时候一直看不起鸣人的大叔,对鸣人道歉”来显示至少有部分木叶的人,意识到了“木叶”的原罪。


但是没有,岸本设计的是两个个木叶忍者问鸣人要签名的情节,来告诉我们——现实中的人们,是多么的容易忘记自己的过错,是多么的轻易就能原谅自己的罪恶。


剧场版里,岸本鸣人超级受欢迎。而我却看见了一群围在岸本鸣人身边的白眼狼。


那个情节让我想起小时候老是欺负我的隔壁的同桌,每次考试之前都会和我说“我们和好吧”,然后第二天理直气壮的让我把卷子借给他抄。


我真想把卷子糊岸本一脸。


我觉得高兴的是,鸣人果然也有黑暗的一面,这让鸣人更加的真实,更加像个人。我觉得生气的是,岸本居然让鸣人“埋葬”了自己的怨恨,美名其曰“原谅”。


但是,如果鸣人还是作为一个“人类”来塑造,他其实没有原谅木叶的资格。


什么样的人有资格“原谅”?只有当加害方认清自己的错误,发自内心深切实意地对受害方道歉,你才有“原谅”的资格。不然,“原谅”一个不认错的人,甚至不觉得自己有错的人,你就是在纵容罪恶的继续。


我非常喜欢钢之炼金术师上对于“仇恨”这个问题的处理,柔弱的温妮,在面对杀死自己父母的凶手的时候,她说:“我没有原谅你,我只是在忍耐。”


你如果是“人”,你天生有“原谅”的能力,但是“原谅”的资格,却并非由你来决定——你没有权利代替别的受害者原谅加害者,就像你没有权利去原谅一个自认无错的加害者。


因为你是“人”,不是“神”。


木叶有被原谅的资格吗?


岸本不在乎这个问题,因为他不打算把鸣人当人看,他要鸣人当神,所以他让鸣人原谅一切。


因为只有“原谅”了那些加害者的鸣人,才有资格去说服长门,说服带土。只有理解了痛苦,却相信光明——只有这样的鸣人,才不会被长门与带土带偏。而本身就对自己的理念信心不足的长门与带土,才有可能在面对坚定的鸣人的时候放弃自己的理念。


有句话大家都不陌生,宗教是为了政治服务的。岸本为了弥补自己写不出政治深度(宇智波灭族)的缺陷,他干脆把一切都推给了宗教——他要鸣人当神(预言之子)。


而我不想看到那样的鸣人。因为我喜欢鸣人,因为我是人,所以我不能喜欢那个曾经歧视鸣人的木叶,所以我不能接受仿佛背景板一样没有自我自考的木叶村民——因为所有人都讨厌人柱力鸣人,所以我也讨厌人柱力鸣人,因为所有人都喜欢英雄鸣人,所以我也喜欢英雄鸣人。


我身为鸣控,但是却依然深爱佐助的一大理由是——鸣人只有在面对佐助的时候,才会选择当个“人”,而非“神”。


因为,如果是“神”,那么无论发生什么,鸣人都必须要无条件原谅“人类”(忍者或者木叶)所犯的罪行,并且无条件地去保护“人类”(忍者或者木叶)。


但是,鸣人在面对佐助的时候,他选择不去“无条件保护人类(木叶)”。我相信,如果有一天,事情真的发展到鸣人和佐助不得不兵戎相见的程度,他会选择和佐助一起去死,而不是单方面杀死佐助。因为这是鸣人保 持“人性”最后的妥协——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比我的生命,我的理想,比世界的和平,甚至比整个人类的存在(木叶)都重要。


之前我和网友在鸣人对佐助有没有控制欲的问题上展开了讨论,我个人觉得鼬和鸣人对佐助的爱是不同的。鼬对佐助进行了爱的绑架,因为他坚信自己是对的,即使后来意识到错了,他也希望佐助看在兄弟爱的份上,理解自己的无私到几乎自私的行为去原谅木叶,原谅自己神奇的三观。


而鸣人,他和鼬不同的地方是,尽管他也不认为佐助的行为是对,但是他明白佐助这种行动背后是承担了多少痛苦,不然他不会说“其实,我们两个人,可能应该是反过来的也说不定。”


鸣人他知道,也许,历史的轨迹如果差那么一点点,就会被拐入”想要毁掉木叶的漩涡鸣人“和”想要拯救鸣人的宇智波佐助“那个平行支线。


我认为一开始的时候,鸣人只是单纯的为了“和小樱的约定”或者“佐助就是木叶的佐助”去追佐助,但是之后遇到鼬谈论了佐助的问题后,他开始有了想要道德绑架佐助的心的心思(因为鼬的授权),所以他开始用“七班的完整”来绑架佐助。


因为我是鸣控的缘故,我始终相信,鸣人只是有这个“企图”,后期他对佐助的爱与理解,让他愿意尊重佐助的仇恨,放弃绑架佐助的思维。在佐助与木叶这两个天平的两端,他站中间,但是他告诉佐助“You jump,I Jump”


所以在和佐助见面的时候,他说的不是“如果你伤害木叶,我就杀了你。”或者“看在七班的份上,放过木叶”。


鸣人说的是:“让我们到另外一个世界互相理解。”


鸣人在这一刻放弃当木叶的鸣人,放弃当火影的梦想,放弃拯救世界和平,他放弃当一个神,而是去当“能够理解宇智波佐助的漩涡鸣人。”


鸣人是理解佐助的,在自来也之死他深深感受到失去亲人的痛苦,在面对长门的时候,他也体会到了失去同伴的绝望。他理解佐助,所以他知道他无法,也没有资格要求佐助放弃自己的仇恨。但他也无法任由佐助真的毁掉木叶,所以他才会有这下策之中的下策——他要和佐助一起死。


我坚信,如果佐助死了,鸣人是不会独活的。(或者说,我坚信,除非佐助死了,700话的鸣人才是有可能出现的。)


如果说,想要杀鸣人的佐助,是主动的想要丢弃人性,成为以暴制暴,惩恶灭邪的神。那么拼命想要拉住和佐助牵绊的鸣人,则是拼命想要拽住自己的“人性”,不至于沦落到必须面对原谅这个“不能容忍漩涡鸣人半身”世界的地步。


鸣人只有在理解佐助,并且不打算抹杀佐助的情况下,才能继续作为一个人而存在。如果鸣人真的杀了佐助还心无愧疚的活下来,那鸣人最后只是成为了另一个“鼬神”(或者柱间)。


但是谁都知道,现实中的人都知道,神是不可能以一个“人类”作为载体存在的。心理学布莱顿家曾经说过:不会有人拯救你,不会有人将你带到伊甸园。如果想要幸福,你只有依靠自己。他的学生反驳道:不是这样的,老师,你不是来到我面前了吗?而布莱顿回答说:我就是为了告诉你们这点——没有人会来。


对于一个人的心灵成长而言,除了自己之外,你无法依靠外界的力量。也许有些人、有些思想,在某一时刻会提供一些帮助,但是对于总体而言,人类只能对自己负责,而无法将这种责任放在他人身上。


可是,火影中做到这点的只有鸣人和佐助(以及鼬)。


雏田总是跟在鸣人身后,因为她想要从鸣人身上获取力量。


小樱在佩恩攻击村子的时候,大哭求鸣人快点回来。


宁次原谅日向一族,是因为鸣人说他会改变日向家。


长门放弃继续攻击木叶因为相信鸣人是传说中的预言之子。


带土放弃月之眼计划,因为鸣人说他会改变忍村。


火影世界的每个人都在等待一个不知道存不存在的戈多,他们拼命等待自己的“神”来拯救自己。


然后岸本交出了自己的儿子——鸣人。


但是鸣人不是神,他是个人。


马克思有句名言:“伟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我们跪着看他。”岸本让大家跪着看鼬神,然后他让大家跪着看鸣人,却把生生把鸣人变成了一场笑话(鼬不是笑话的原因是,他本身就是坏的,但是鸣人却是被岸本玩坏的)。更可笑的是,身为读者,我们中的许多人,却愿意匍匐在地上不愿意起来,他们乐意跪拜岸本,他们封杀所有的反对意见,他们说无人有资格指责创造火影这个世界的岸本,他们说你们根本不可能比岸本懂更懂火影——


——但是他们却嘲笑鸣人。


就像人类把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


我不否认宗教信仰对于人类寻找人性完整道路上的重要意义。宗教是一套普世的价值体系,这种价值观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或多或少解决人类在面对社会差异时因为不公而感受到的不安。但是仅仅相信是不够的,在《写给无神论者》中,作者就说过:“这个世界上任何试图改善人类精神状态的努力,相对于集体的力量,都是只有杯水车薪,一个人若想要改变局面,写书是远远不够的,思想家必须学会掌握体制的力量,惟其如此,个人的思想才有可能取得对世界无孔不入的影响力。”


当一样东西真的有问题时,你必须改变,改变自己或者改变对方。


因为岸本在第一部里对于忍者制度的反抗描写,我一直以为岸本的答案是改变制度。结果不是,他在699和700话里改变了佐助,改变鸣人,把他们变成岸本佐助和岸本鸣人,两个不会“忍”的熊孩子,变成了不仅自己“忍",还教别人”忍“的中年大叔。


我知道佐助的改革经不起推敲,他想变成世界的“神”。他觉得大家只要有一个共同的敌人,那么无论大国小国之间就不再会有战争,那么自然也不可能会有那些在和平时期,为了争抢权力而被牺牲的宇智波存在。他觉得自己可以统治那些欺负弱者的霸主,却没想打自己依然经不住那些本身弱小的人因为人性的缺陷而理直气壮欺辱比自己更加弱小的人。


但是佐助的观点没有错——木叶需要改变,忍者制度需要改变。


佐助和鸣人都不是神,他们都不应该成为神,能够改变人类的只有人。无论看上去多么缓慢,无论看上去多么愚蠢,无论看上去多么没有道理,人类需要的都不是神,人民需要的是知道真相的权利,以及做出选择的自由。


人类不需要神,人类需要一个完善的体制,而由于这个世界不存在“完美”的体制,所以人类真正需要的是一个允许不断改革不断进步的世界。


你必须允许不同的声音存在。


英国1945年大选结束,丘吉尔落选,当时他说:英国人民成熟了,他们学会了选择,他们不需要一个英雄领导他们重建家园。


之后斯大林遇到丘吉尔,对方幸灾乐祸的说道:“丘吉尔,你打赢了仗,人民却罢免了你,你看我,谁敢罢免我?”


丘吉尔回答:我打仗就是为了捍卫人民罢免我的权利。


柱间打仗是为了保护家人,柱间创造木叶是为了保护其他人的家人,他保证了木叶以及其他大国的人们物质上的安稳——柱间以及前辈组的努力是不容质疑的。


但是,小国的安稳呢?还有,木叶忍者,或者木叶人民灵魂与人格的健全要怎样保证?


斑爷的不稳定+政治觉悟低,导致扉间不用整他,他就把自己搞的孤立无援,他错过了通过分散权利,保证千手不会一家独大的机会,他无法与自己族人联手,却又处处与扉间作对,柱间又对其摇摆不定,间接埋下了宇智波一族会被排挤进而灭族的导火线。


看完了柱间与班爷的悲剧,我一直坚信,最佳的结局一定是佐助与鸣人携手并进。鸣人没兄弟,他信任佐助,而佐助也同样认定了鸣人就是自己的唯一;两个人没有争权的隐患,有的是共同创造未来的觉悟与理想;鸣人理解佐助的伤痛,而佐助也明白鸣人的天真。


我坚信鸣人有即使得罪那些高层的死老头死老太也一定会帮佐助讨回一个公道的决心,不然他为什么要把佐助拉回木叶?我也坚信佐助有即使被木叶村排挤,也一定会留在村子里帮助鸣人当上火影,建立一个真正和平的忍者世界的觉悟,不然他当初到底为什那么说要当火影?


我坚信,在两人的互相带领下,有一天,木叶不需要英雄来拯救自己。我坚信,在两人的互相理解下,有一天,木叶的教科书里会有对于灭族真相的讨论。我坚信,在两人的互相支持下,木叶有一天也会有信息透明,人民不会活在新闻联播里。


岸本对于佐助和鸣人之前牵绊和两人如此不同的命运与个性的描写,让我以为鸣人代表人性的完善,而佐助代表体制的改革,结局将是佐助和鸣人的携手,预示着火影中一个人性完善与制度改革的未来。


698让我做了一场那么美丽的梦。


然后岸本给了我一个699和700话。


他上了所有人的身,岸本佐助没有留村,岸本鸣人没有挽留。


博人脸上的油漆就像泪水一样划过脸颊,岸本鸣人却没有配博人一起收拾,而是说“你要学会忍耐”。


这是“意外No.1"忍者会说的话吗?鸣人不是有大量的查克拉和影分身之术吗?为什么不分一个陪博人玩?


我为了这段特意去看火影第一话,我看到监督鸣人收拾的伊鲁卡,在鸣人垂下头,赌气一般擦岩壁的时候,伊鲁卡挠挠脸,有些宠溺的问鸣人要不要打扫完了一起吃一乐拉面。刚刚还一脸不爽的鸣人立刻换上了孩子气的天真,笑的乐开了花说:“太好了!我会加油的!”


那是我见过最心疼也最可爱的笑容。


所以700话 那一脸无奈笑着,让自己儿子”忍耐“的大叔你是谁?


在初发的那个版本中,很多人质疑说“把鸣人神话有什么不好”,但事实是,岸本只给了鸣人神化的“外壳”,却在最后两话,夺去了“神化”最重要的内涵。在699与700话以及剧场版,岸本没有描绘鸣人处理任何“和平”(打倒boss不等于带来和平,打倒boss只是带来“休战”而已)“宗分家”“宇智波”等问题,他让鸣人去谈恋爱,却不让鸣人去处理问题,这种处理本身就在暗示鸣人最后没有成神。这意味着之前鸣人对其他敌人的承诺,因为岸本鸣人的无所作为,成为了假大空的政治宣言。


岸本鸣人在一点点吞噬漩涡鸣人,但是大家看不出来,他们还觉得”鸣人“很幸福。


但如果鸣人真的是神,那他就会把宇智波的问题放到台面上来撕,让大家清清楚楚来算到底木叶问题大,还是宇智波问题大,最后再来一个“请大家相信我”做结尾,而所有人也都会理所当然的相信他。鸣人会解决宗家和分家的问题。鸣人会找到家人和工作的平衡点,博人不会因为鸣人没有陪他而寂寞,博人只会为自己拥有一个像鸣人一样的父亲 感到骄傲和自豪。


而岸本的模糊问题,让我最爱的鸣人甚至没有回归一个“人”,因为如果是人,就会有热血,有人性,会为不公鸣不平,鸣人会让佐助装上手再走,或者,他至少会告诉佐助“宇智波的问题交给我”,但是他只是很淡然的接受了佐助接受的一切,然后说再见。岸本甚至为了让子时代cp有交集,故意将岸本鸣人塑造成了一个忙于工作没时间顾家的人(再提醒一次,鸣人有影分身,分身无术这个词无法用在鸣人身上)。于是最后699与700的岸本鸣人,既不是神,也不是人,在我看来他就是一个开空头支票的政客,叫人”忍耐"叫人“相信我”的一个陌生人。


699和700话的黄毛是岸本鸣人,不是漩涡鸣人。


第一部明明那么多人都不愿意忍,鸣人不愿意忍村里人的歧视,佐助不愿意忍宇智波一族的仇恨,宁次不愿意忍宗分家的制度,小李不愿意忍自己无法当忍者的命运。


最后一话告诉我,忍吧,忍吧,只要忍,男人会有的,面包会有的,和平会有的,孩子会有的,爱情会有的。


你骗谁?


我网友说过一句话:岸本他放弃了一次真正改革忍者世界的机会——因陀罗与阿修罗第一次的联手,一个可以改变世界的机会被他放弃了。


是的,岸本让这个世界继续活在一个倒计时的炸弹中,他既没有改变人心的愚昧,也没有改善体制的缺陷,清醒的人可以听见那折磨人的“滴答”响声像阴魂不散的鬼魅一样在699和700话上空盘旋。但是岸本说,我给你们女人,我给你们男人,我给你们爱情,我给你们家庭,所以,嘘……不要从这场梦里醒来,醒来的也不要告诉任何人,因为——反正没人在乎。


可是我在乎。


不能把漩涡鸣人和岸本鸣人分开的也不用在我楼下回帖了,我心疼漩涡鸣人,痛恨岸本鸣人夺走了他的一切。如果在你们眼里,699和700和剧场版也算漩涡鸣人的一部分的话,那我和你们根本没有什么好谈的。


698后无火影。


【完】

评论

热度(891)

  1. 神说要有光猊茶 转载了此文字
  2. 蝉鸣暮夏S0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屯东西的窝
  3. 君藏。脸盆鸟 转载了此文字
    因为我把他当成是“人”所以我才为他鸣不公,698后再无火影。 是你创造了他也毁了他。 如果是我,我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