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酱

沉迷源氏不可自拔

【无授权搬运】当我在谈论爱情的时候,我在谈什么

-ALLHAILSN-:

原文作者是redrum38,出自贴吧,可能有很多人都看过,但我还是忍不住搬运过来。


当我在讨论爱情的时候,我在讨论什么?


前两天刚讨论完岸本塑造的小樱有些可笑的爱情观,与岸本塑造的雏田淡薄的存在感。本来以为一周内大约都没啥好在讨论的,但几天前看到鸣佐吧一位童鞋发帖问,佐助和鸣人之间到底是友情还是爱情,我的内心又再次被触动。我批评了岸本塑造的女性那站不住脚的爱情观,但是我貌似从来没有讨论过我到底为什么深信佐助和鸣人之间必定有爱情。那这我就在这篇文里头谈谈好了


以爱情为题材的小说、电影、漫画充斥着市场,大家用文字、图形叙述着一场场动人美丽的爱情。表达自己对爱情——这个永恒不变的主题的看法。她包括那么多东西——暗恋、明恋、情杀、殉情、有白头偕老,也有生死相随。这个题材在市场上如此之充斥,除了因为没有人会否定爱在建立这个人类文明社会的重要性的同时,更重要的是,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爱情到底应该是什么模样。


大部分的人想要给爱情一个定义来束缚爱情,他们说“如果一个男人愿意为你花钱不一定是爱你,但是一个男人不愿意为你花钱她一定不爱你。”有人说:“如果他不想和你结婚,那么He is just not that into you。”还有人说:“一定要找门当户对的,这样生活才能减少摩擦。”甚至有人说:“一定要找有钱的,这样离婚之后,你至少还有钱。”


这些道理都没有错,但是这只是他们在分析这爱的表象,却嫌少有人去注意哪些对爱情内涵的本质刨析。


爱情是艺术,她需要两个人的想象力与创造力去塑造她的外形,她需要两个人的责任心与进取心,去不断打磨这件艺术品,让她于世长存,永不凋零。


爱情是政治,她需要两个智慧的人用丰富的经验与老练的外交手段来尽量避免因为无法互相协调的现实而导致的战争。她需要用耐心与理解去解决一场场本该避免的战争。而不是在战争爆发后,愤怒地指责对方的卑鄙无耻与冷酷无情。


爱情是信仰,她需要两个虔诚而又理智的信徒,在不知道神迹是否存在的情况下,坚定不移的相信这个世界上,可能就在自己身上,正发生着一场不可思议又奥妙无比的神迹。因为相信而感受,因为爱而体验共鸣。


我喜欢夏目漱石在翻译“I love you”的时候的说法,他说这句话应该翻译成:“今晚的月色真美。”


是啊,当你喜欢的人在你身边,周围的一切似乎都看上去那么明亮那么美好。但是爱情又担负着“责任”这个重担,所以你只能小心翼翼试探对方对你的想法,而不敢越界,你不想让对方感觉到压力与负担,但你又期望对方也有与你一样的心情——在看着相同的月色的时候,你希望你们有着相同的心动与羞涩。


而另一位日本文学大家兼翻译家二叶亭四迷,在翻译一部俄国小说时,根据上下文则将“I love you”这句话翻译成,”我死而无憾。”


有句话叫演戏的是疯子,看戏的是傻子。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还有泰坦尼克号,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当这份想要保护自己与对方牵绊的心情,凌驾于想要保护自己生命的本能的时候。爱情这个词又如何不让人动容?当在社会的舆论压迫下,无法与对方在一起,而选择在另一个世界建立真正平等与永恒的关系的时候,你想要保护的已经不单单是一份荷尔蒙带来的快感,而是人格的独立,和选择所爱之人的自由的权利。


上面两个例子,有没有让你们稍微体会到日本人对于爱的理解?


有没有稍微感觉到莫名的熟悉感?


“看到你痛苦的时候,我也好痛苦。”


“嘿嘿嘿…如果我们就这样同归于尽的话,宇智波什么的九尾人柱力什么的都会烟消云散,不再背负任何东西,然后在另一个世界互相理解”


鸣人对于佐助的感情,在我看来是一份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爱情,所以他才会说,“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对你那么执着。”他无法确定那份感情是否是爱情,他在第一次回答佐助两人是亲人的时候,被佐助亲口否定了这个答案。他在第二次回答佐助两人是友情的时候,他又再次被佐助否定。而当佐助第三次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当亲人与朋友都无法让佐助满意的时候,他依然没能给自己这份不可名状的却又无比执着的心情做出定义,所以他回答:


“看到你痛苦,我也好痛苦。”


为什么这次的佐助反而接受了这个没有定义,几乎模糊到令人心生烦躁的回答?


因为他确定了,他和鸣人,是彼此的唯一。


原来你和我在一起,不仅仅只有身为同伴的快乐,原来你也像我感受到你的痛苦那样,感受到了和我一样的痛苦。


原来我们在这片皎洁的月光下,是以同一种心情,欣赏那纯洁无暇的美景。


用一句被用烂的话来说,“如果这都不算爱……”


佐助又是怎么看待鸣人与他的爱情的呢?佐助在漫画里以一个复仇者存在,能入他眼的只有哥哥和鸣人。但是除了699话,你几乎看不到佐助对于鸣人的想法,你所看到的,只是佐助一遍又一遍质问鸣人,仿佛在确定什么,又仿佛担忧这份确定会失去什么的模样。


后期佐助的处事风格,让我了一位悲观主义哲学家——叔本华。叔本华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他的哲学书卖不出去,但他就会说:“不是我配不上这个时代,而是这个时代配不上我。”他不畏惧权威,他去黑格尔(当时的权威性哲学大师)就职的大学中职教,选在与黑格尔同一时刻上课,而他的课上从未超过三人,最后一个都不见了。但他不在乎,他一直都保持着冷静的思考与独立性,鞭笞世界的冷酷。他的经典台词“活着就是苦难,生存就是炼狱,我们都无处可逃。”


可想而知,他的哲学有多么不受时代的欢迎。甚至现世,也依然被批判。


我拿他和佐助做对比,就是叔本华所坚持的“禁欲理论”。他认为,这个世界的苦难就来源于人们的欲望,渴望物质上的满足,渴望精神上的理解。人生就是在痛苦与无聊中度过的——你得不到,你痛苦,你得到了,你无聊,然后去寻找另一个能让你产生满足感的东西。在无聊与痛苦中反复来回。所以他认为,人与人之间就是像是想要彼此取暖的刺猬,靠近的会疼,离远了又冷。那么只要舍弃了欲望就好,舍弃想要和别人建立牵绊的心,你就不再为得不到他人的理解而患得患失。


当佐助对鸣人说:“我要杀了你,斩断所有的牵绊。”的时候,当佐助说:“你是我的唯一,所以我要杀你。”的时候,他让我想起了那个远离人群,孤高桀骜的叔本华。


但是叔本华是渴望爱的,只是他的母亲没有给他爱,他的父亲则在他青春期的时候自杀,他认为女人肤浅而目光短暂无法和他产生灵魂共鸣。他虽然有过几段恋爱经历,但是那些经历就像是在验证他“人类无法互相理解”的理论一般,全部悲剧收场,他一生未婚,死后他将所有的财产捐给了慈善组织。


没有人是孤岛,每一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人类害怕孤独,害怕寂寞,我们用各种方式将彼此铁锁链舟般捆在一起。我们将之称为友情,亲情,但是我们依然不满足,我们想要唯一,我们想要确定这个世界上有另一个人能刚好填补内心的某个空缺的角落。那个人只属于你,你也只属于他——除你之外没有人能描绘出他内心残缺的形状,除了他,没有人能理解你内心的支离破碎的孤独。


两个寂寞的小孩,突然想阴阳两极的磁石般,在注意到对方之后渴望离对方越来越近。只要看到对方,仿佛世界都变得明亮了起来。黑暗的孤独感,被监禁的寂寞感,独自一人的空虚感一下子就因为有了对方消失不见。


因为我爱上了你,所以我爱上了这个世界。


然后,岸本想让我相信,佐助和鸣人之间没有爱情。


然后,雏田和小樱,岸本说她们的感情也是爱情。


我不想对这两个女性角色在这里多做评价,她们也是岸本这个性别歧视的家伙笔下的产物,说好听点,她们各自都得到了自己对“爱情坚贞的勋章”,说难听点,她们就是岸本的娃娃,用来表现鸣人出任CEO迎娶白富美的成功结局,还有表现佐助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可喜结局。


岸本说,我给了他们一个家,你们还想怎样?


又或者,你可以不接受700话,他们会有一个怎样的结局呢?


700话那表面上的和平让好多人产生了一种困惑,要坚持佐助和鸣人之间的爱吗?还是,其实700话的他们才是最幸福的?


很多人说,你看,他们现在那么幸福,鸣人有家了,佐助有家了,老婆在家里带小孩,享受丈夫给自己带来的快乐。他们很幸福,他们很幸福。他们还有一个剧场版,告诉你鸣雏和佐樱到底有多么相爱。


更多人说,活在月度里吧,抱着你们的cp爱情淹死吧,那些结局党欢天喜地的嘲讽说:“你以为你们是谁?能比岸本更懂火影?能比岸本更懂鸣人?”


可我懂爱情。


岸本能修改鸣人的记忆,但是他却修改不了读者的记忆。一个为了把雏田推上位的剧场版,能抵挡他前699话佐助与鸣人之间的“牵绊”?


不要害怕在是否是“爱”的问题上做出选择,正是这种不敢选择的态度使得政治上的极权主义可以存在,社会控制可以被执行,所以会有道德绑架,所以会有剩女被骂嫁不出去,所以感情生活才可以被随随便便蒙混过去,所以很多人以为自己可以这样凑合过一生。


作为一个人类,在满足灵魂健全,思想成熟的前提条件下,爱情不可以为了一个“大团圆”的结局而牺牲。


在肉体和心灵成熟这两个前提条件下,当你在讨论爱情时,你其实是在讨论人权,


在拥有选择与捍卫自我利益的权利下,当你在讨论爱情时,你其实是在讨论自由,


在物质背景的完整和社会舆论的压迫下,当你在讨论爱情,你其实是在讨论人格的独立。


最后,送上一首改编的佐助与鸣人的诗,原本是以为美国妇女写给在越南战争中阵亡的丈夫的,被改编成了佐助和鸣人的版本——《你没有》


Rememberthe day we had our first mission and I failed?


记得我们第一次出任务而我却搞砸了?


I thought you’d get angry,


我以为你会生气的,


But you didn’t.


可是你没有


Rememberthe day you almost died because of me?


记得那次差点为了保护我而死吗?


I thought you’d blame me,


我以为你会责备我,


But you didn’t.


可是你没有


Rememberthe day we had our first serious fight?


记得我们第一次吵架吗?


I thought you’d kill me,


我以为你会杀了我,


But you didn’t.


可是你没有


Rememberthe day I begged you not to cut our bond?


记得那天我求你不要切断我们的联系吗?


I thought you’d ridicule me,


我以为你会笑话我,


But you didn’t.


可是你没有


Rememberthe day I told you I’d die with you?


记得那天我说我会和你一起死吗?


I thought you’d laugh at me,


我以为你会嘲笑我,


But you didn’t.


可是你没有,


Yes,there were lots of things you didn’t do,


是的,有太多事情你没有做,


But you saw me, you put up with me,


你就这样看着我,陪在我身边,


Youaccepted me, you loved me.


你接受了我,你爱我


So thistime around, I thought I’d make up to all the years we’ve lost


所以这次,我以为轮到我来补偿这些年我们失去的时光,


Once you come back home,


我等着你回来,


But you didn’t.


可是你没有

评论

热度(703)

  1. 奚甫半夏卿凉 转载了此文字
    嘛嘛,佐鸣 鸣佐无差啦。总之就是火影是岸本的,故事的后续是我们的【笑
  2. 半夏卿凉S0 转载了此文字
  3. 蝉鸣暮夏S0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屯东西的窝
  4. 熊猫眼O_oS0 转载了此文字
  5. 飞云过尽,归鸿无信S0 转载了此文字
  6. 蝉鸣暮夏S0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屯东西的窝
  7. 一个俗人S0 转载了此文字
  8. 栗子酱-光华- 转载了此文字